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 >

商业性大学排名:排给外行看的生意

时间:2016-11-23 20:26来源:未知 作者:资讯部 点击:

  编者按:大学排行榜因能够大体反应出一个学校的教学程度而备受考生、家长关注,但是随着各种榜单层出不穷,大学排行榜也因其存在商业因素和不清晰的评价标准,威望性、公信力一直饱受争议。商业性的大学排名如何获取利润?当主管部门虽然多次明确表示各类排名与政府无关,却又通过各种内部途径向大学传递采信所谓“四大国际排名”时,大学该何去何从?在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院讲师刘虹看来,我们始终不应该忘记一点:大学排名,它是一门生意。

  10多年前,世界大学排名刚刚诞生的时候,许多人都不看好它。主要的原因有三方面:第一,大学是如斯的复杂和多样,以至于基本不可能通过若干简略指标进行寰球性的对照;第二,大学是一项公共事业,而大学排名供应者的商业性很强,所以学术界好像应该断然不可能接收它;第三,世界大学排名从出生之初就不受教育主管部门待见,长此以往确定无以为继。

  然而,10多年后,世界大学排名却布满了性命力,从年头排到年尾,紧紧占据各类媒体的醒目之处。

  为什么大学排名会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如此热闹的追捧?

  从大学举行者和投资者的角度说,希望通过全球性的尺度来权衡大学管理者的治理绩效。从大学管理者的角度来说,大学排名是学生择校的风向标???能在排行榜上占占有利的位置就可能吸引到更好的生源,同时也能吸引到更加优秀的教师,并且晋升本身的资源吸纳才能。从政府的角度说,高等教育是国家和区域制定全球战略的制高点,全球性的大学和学科排名,为政府懂得本国和本地域的高等教育和科技创新实力提供了证据,世界大学排名成为了公共资源以及政策效果的担保者。

  出于比较的目标,世界大学排名把各种类型的大学列入“排名表”,使得原本多样化的高等教育机构简化成了单一的全球性市场。排名强有力地增加了国家之间以及国际之间的竞争压力,并且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国家的政策制定以及院校行为。

  然而,我们始终不应该忘记一点:大学排名,它是一门生意 (business)。生意的当面就是利益相关关系,被利益相关关系所强烈左右的生意如何能够肩负公共评价的使命?

  须知,全球大学排名之间,也会“互撕”。有一次,当泰晤士高等教育(THE) 世界大学排名的负责人质问英国QS世界大学排名负责人说:“你们就是以大学排名作为生意的,如何可以确保独立性呢?”QS排名负责人的答复是:“没错,我们确切将大学排名做成了生意。但是我们专注于这项业务,也受到业界的监视。我们不会一边办着报纸一边给大学排名,或者本人本身就是大学来给大学排名。”

  一家贸易性的大学排名能够如何获取利润?

  笔者在这里给国际排名和国内排名分离举一个例子:

  A排名是一家世界大学排名。他们在全球范围内给各个国家的顶尖大学供给诊断,应该如何在该排名上获得先进,所提供的惯例策略包含:在学校的统计公告上提供更加有利于排名的老师、学生人数等统计数据;推荐更多对本校友好的学术专家参与同行评议;推荐更多雇佣本校毕业生的雇主代表参加雇主评价;提议大学推动学者进行更多的国际配合研究,即使没有很本质性的协作,也争取让国际合作学者带上本校学者的名字;参与该排名所组织的星级认证体系,以便在国际上获得更高的显示度。A大学排名诊断咨询费一般几万美元的价钱不等,而这项星级认证的收费是2万美元/年,一次性收3年的费用。

  B排名是一家本土排名机构。他们在本土给大学提供咨询,收费价格为咨询一次5-6万人民币。该排名的文献数据起源并非依托任何国内外知名的引文索引数据库,而是在没有充分同行评议基础的条件下,自创了一个引文索引数据库,该数据库的售价为首次洽购6万人民币,每年的维护费2.4万人民币。

  不难发现,A和B两家排名商业模式的相同之处是:借助于大学排名,向大学销售咨询、认证、数据类的产品。

  令人非常奇异的是,这些现象行内人所共知,却很少有人公然揭穿它。教育主管部门在评价大学的时候时常将商业性大学排名作为评判大学办学绩效的重要依据。不少大学校长会非常重视每一家大学排名机构的来访,亲身参与谈判,给予高规格招待。大学排名机构的代表还会公开发表如下结论:“中国有88所大学的学科进入全球前400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为争创‘两个一流’奠定了基础”,“中国在稳居拥有世界第二多一流学科的大学基本上,不断勇攀顶峰,已经提前部分完成了建设‘双一流’大学的一些目标”,“中国大学踊跃‘走出去’,增强国际学术交换和合作,世界范围内对中国大学学术能力和影响的认可不断回升”……

  中国高等教育需要商业机构来肯定办学的“政绩”吗?

  目前,国内个别院校,如北京师范大学、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南开大学等院校谢绝给大学排名机构提供数据,导致在某排名榜单上缺位,其成果是,这些学校没有受到理当受到的尊重。更多的人则预测,出于利益斟酌他们早晚会提供数据。

  无论何种范畴的评价,评价的主体应该具备很强的独立性,如果存在明白的好处相关关联,很难保障排名的独立公道。假如排名的开发机构是大学,这所大学就应当首先消除在排名的范围之外;如果排名的机构是盈利性的企业,这家企业应当取得充足的学术认可,并且其盈利模式和评估自身并不形成显著的相关关系;如果排名的机构是高等教导的非营利机构,在保障专业性的同时,它还需要确保评价办法和数据采集的科学性。

  那么,目前主流的大学排名机构是否相符这个标准? 多位985大学的同行泄漏,商业排名机构目前已经将中国大陆视作重点推广其业务的地区。为了改良大陆机构在排行榜上的表示,新增的学者和雇主考察对象,中国大陆地区占据了越来越大的份额。如果是一项公允的大学评价,排名机构敢不敢颁布抽样的详细方法?

  沪上一位知名学者有这样一则论断:注重排名甚至依据排名进行决策存在风险,依据大学排名名次进行决议的水平越高则危险越大,并以为大学排名当不得“真”。而我们本土的一家大学排名机构的主要负责人则坦言,“大学排名相对不是排给内行看的,行家不需要看大学排名;只有考生、家长作为外行不了解大学,又需要通过简化的信息了解大学,作为选择大学的依据时,大学排名才成为了需要。”

  那么,问题来了:当主管部门固然屡次明确表现各类排名与政府无关,却又通过各种内部门路向大学传递采信所谓“四大国际排名”时,大学该何去何从? 相信所有学界人士都认统一点:我们的大学办得如何,并不需要商业性大学排名来赞助认知。

  智见》摘自刘虹(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院讲师,管理学博士)博客,转载请注明出处!

Tags:
责任编辑:资讯部

友情链接